《孙子兵法》与现代战争

来源:光明日报 / 2018-03-22 18:48:35

  《孙子兵法》是我国现存最早、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一部古代军事名著,是东方兵学理论的代表作。《孙子兵法》诞生2500多年来,以其深刻的哲理性和思辨性对东方兵学文化的形成和发展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在以信息化为主要特征的现代战争中,《孙子兵法》这一兵学圣典怎样焕发智慧的光芒,走进现代化战场,本报特约请国防大学专家学者就这一话题进行研讨。

  “多极”格局下孙子兵法的生命力

  主持人:当前,一场新军事革命的浪潮正冲击着世界军事理论界,也出现一种现象,那就是对东方兵学谋略的越来越急切的呼唤。这种现象,向我们提出一个必须认真思考和急待回答的问题:产生于丘牛大车、甲胄矢弩时代的《孙子兵法》,何以会在核生化时代的战争中备受青睐,其魅力何在?孙子的军事思想对研究现代战争指导有何借鉴意义?

  刘春志:在二战以后爆发的一百多场局部战争中,尤其在高技术条件下的局部战争中,一些发达的西方国家,在一手挥舞高技术兵器的同时,一手又祭起《孙子兵法》这一古老的战争法宝。战后所爆发的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东西方两种兵学文化的实际较量,较量的结果,迫使西方国家的军事家不得不重新审视东方的兵学文化,并把自己军事目光的焦距对准了中国的《孙子兵法》。

  《孙子兵法》重战与慎战相统一的战争观启发现代战争思维高度重视国家安全问题。《孙子兵法》从揭示战争中“利”和“害”的矛盾运动规律出发来确立自已对战争的根本态度,从而决定其军事思想中功利主义的主导倾向。孙子正是用功利主义这把价值尺度考察春秋末期的战争,提出了重战与慎战相统一的战争观。《孙子兵法》所产生的春秋时期,是我国由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转变的过渡时期,激烈的社会变革反映到社会的政治生活中,表现为频繁的战争。仅举鲁史《春秋》记载,在242年里,就发生过483次大的战争。在战争的旋涡中,大国胜败无常,小国安危不定,局势错综复杂。孙子从当时朝盟夕散、不宣而战的社会现实中认识到,战争只能暂时平息而不会从此废止。因此,他开宗明义就指出:“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提醒人们要重视战争、研究战争和准备战争。

  当前,冷战已成为历史陈迹。两极战略格局的解体,国际形势发生新的变化,世界基本矛盾出现新的力量组合,逐步形成与孙子时代相似的“多极”战略格局。和平与发展成为当今世界的两大主题。在这种形势下,孙子的重战和慎战思想,更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它为人们认识多极形势下的军事斗争,驾驭局部战争形势的发展变化,提供了有益的借鉴。

  《孙子兵法》对西方现代军事思想的影响经历了一个历史的发展过程。第一次世界大战无情地暴露了各帝国主义国家军事理论和军事学术的缺陷和弱点,推动西方军事家对资产阶级军事思想的反思。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欧洲的军事理论研究相对来说很活跃,出现了像鲁登道夫、哈特和富勒这样一些出色的人才。他们试图摆脱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出现的那种火力决定一切的战场模式,从历史的教训中谋求实现国家安全目标的军事理论。第二次世界大战可以说是西方军事理论工作者进行上述探索的实验场,尤其是二战以后几场局部战争,使西方国家在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之后,开始对资产阶级军事理论进行总结和反思。美国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柯林斯认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是战争双方“皆无现实目标的盲目作战,不久就沦为一场毫无意义的、僵持不下的、消耗大量人力物力的浩劫”。他一针见血地指出:“历史上再没有任何战争能像这次大战这样清楚地说明战略思想典型地落后于技术了。”为了改变军事理论的这种落后状况,他认真地研究《孙子兵法》,惊奇地发现:“今天没有一个人对战略的相互关系,应考虑的问题和所受的限制比他有更深刻的认识。”这一时期,东西方战略观念出现融合互补趋势,《孙子兵法》对西方军事理论的影响达到前所未有的广度和深度。

  总体上看,高新技术在现代战争中的广泛运用,使现代作战样式凸显出许多新的特点。但不管样式、形态如何变化,战争必然沿着战争基本规律的轨道向前推进。从这个意义上看,《孙子兵法》所总结和揭示的战争普遍规律和基本的战略战术原则,具有超越时代的思想性和创造精神,仍然对现代战争有很强的指导作用。

  但用孙武一二言即能成功名吗

  主持人:王安石曾说“信但用孙武一二言,即能成功名”,也就是说,韩信只用了孙子的一两个计谋,就完成灭楚兴汉的大业。《孙子兵法》当真如此神奇吗?信息化战争中,影响战争进程的因素更为复杂,战场情况变化更为迅速。该如何学习运用《孙子兵法》这个军事理论的瑰宝,才能真正提高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的本领?

  薛国安:其实,韩信是在对孙子思想的全面把握中创造性地运用具体谋略的。军事谋略运筹是一个多元合一的过程,也是一个有层次的表现过程。由于战争是多因素综合作用的产物,军事谋略的运筹必须同时考虑纵横交错的复杂因素,除了要谋划战争外,同时还要谋划与战争相联系的政治、经济、外交等重大问题;战争的发生、进程和结局都必须考虑这些因素的存在。又由于战场作战的多变性,在谋划进攻时必须注意对防御的谋划,谋划防御时又必须谋划进攻行动。可见,军事谋略运筹能力的提高,必须以系统的军事理论为基础,不是搬用几句经典名言就可以的。

  《孙子兵法》日益成为世界军事家、政治家和企业家竞争制胜的宝典。伴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人们学习《孙子兵法》的兴趣也愈来愈烈。然而,不少人多注重于摘章引句的学习,有的人以为,只要记住孙子的一些名言警句,就掌握了《孙子兵法》。殊不知,《孙子兵法》是一座完整的军事艺术宝库,各篇之间既彼此独立,又相互关联;只有全面了解孙子的思想体系,才可能读懂《孙子兵法》。日本兵学家曾经评价说:《孙子兵法》“自《始计》迄修功,未尝不先知。见所以《用间》于篇末,三军所恃而动也。然仍《始计》、《用间》二篇,知彼知己知天知地之纲领,师旅之事,件件不可不知矣……通篇自有率然之势”。这里所说的“率然”,即恒山之蛇,击其首则尾至,击其尾则首至,击其中则首尾俱至。喻指《孙子兵法》思想内容贯通一气,前后互相呼应,全书浑然一体。诚如其言,从全书结构上来看,从《始计》到《用间》依次论述了战略运筹、战争准备、战争计划、作战指挥、特殊战法、战略侦察等方面的问题,层层递进,纵向揭示出战争各个主要阶段的基本原则。从文字表述上来看,某些重要观点不仅在某一篇中集中阐述,且在其他篇中加以丰富和完善。如“知胜”思想,孙子首先在《始计》中以“庙算”之说,强调先知而后行的观点;然后在《谋攻》又写出“知彼知己,百战不殆”的名言;接着又在《地形》进一步阐发“知彼知己,胜乃不殆;知天知地,胜乃不穷”的观点;最后在《用间》中再次重申“先知”思想,并特别强调对敌情的预先了解,不能依靠鬼神暗示或巫师猜度,只能依靠各种间谍,即能够掌握第一手情报的人。又如“慎战”思想,孙子开篇即言“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精辟地阐明了慎重对待战争问题的思想。《火攻》中进一步指出“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攻战”等一系列警言加重强调这一思想。此外,“全胜”、“诡道”等思想都贯穿于各篇,必须综合各篇有关言论方能知其主旨,得其神韵。

  信息化战争中,影响战争进程的因素更为复杂,战场情况变化更为迅速,双方斗智斗勇的军事技术平台更高,指挥员若没有满腹韬略则难以夺得战争的主动权。毋庸置疑,只有系统掌握孙子的思想体系,才能增强我们的谋略运筹能力,提高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的本领。

  寻找传统兵法创新发展的支点

  主持人:西方军事理论家从孙武吴宫教战、怒杀吴王宠姬而纪律整肃的记载受到启发,进而创立“震慑”理论,曾经独领军事理论界风骚数十年,可见做好经典和现代的结合与创造十分重要。如何发挥《孙子兵法》的谋略特质,更好地服务于现代战争?

  武玉林:问世于春秋晚期的《孙子兵法》是中国古代兵学文化中弥足珍贵的军事理论遗产,具有重要的军事理论创新意义。春秋晚期社会由奴隶制向封建制的过渡为《孙子兵法》的军事理论创新创造了历史条件。社会经济、政治大变革的风雷,激荡着新军事体系的产生;与时俱进的战争实践成为《孙子兵法》军事理论创新的肥田沃土;思想解放的文化氛围为《孙子兵法》军事理论创新提供了不竭的思想源泉。好风凭借力,扬帆会有时。孙武通过对时代大势的透彻理解和把握,以自己丰富的军事实践,实现对以往战争理论的超越。从战争哲学层面上讲,一是实现对战争自身的超越,即尽量避免流血而达成战略目的;万不得已而开战时,要设法使双方的损失都减少到最低限度。二是实现对“春秋无义战”的超越,主张开战要符合正义,顺应民心。三是在认识论方法论上对时空的超越,其哲学思想跨越2500年,为不同国度、不同领域所接受。时代为战争理论创新创造了历史的条件,新的时代也呼唤着战争理论更大的创新和超越。

  长期以来,中国的传统兵学,主流是以《孙子兵法》为代表的“兵权谋”文化。当我们沉浸于谋略大国、“足智多谋”的时候,现代谋略已进入工程化、商品化、产业化的时代。在西方社会的智囊团、思想库为发展军备、打赢战争乃至为国家内政外交发挥积极作用的时候。我们的军事决策乃至战争决策还没有充分利用咨询机构,特别是民间咨询机构的智慧。当我们面临纷纭复杂的国际安全环境研究对策,积极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进行信息化建设、抓紧军事斗准备时,常常需要能参善谋的高级智囊,如何发挥《孙子兵法》的谋略特质,更好地服务于现代战争,任重而道远。

  “常能缘法而生法,与夫离法而合法。”这启示我们,再好的兵法,如果只会照抄照搬,不结合实际思考和运用,那只能是纸上谈兵,不仅无用反而有害。要很好地继承优秀军事文化遗产,关键是要结合现代战争特点创造性地加以应用,才能找到发展与创新的支点,让世界军事名著焕发新的青春。

  原载:光明日报